123下一页
发新帖
查看: 5529|回复: 27

寇蒂斯霍克三高志航大隊長座機(Freedom 1/48 試模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 22:4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exkuang 于 2018-4-5 08:31 编辑

27110151588_d55b172af9_b.jpg
今年一開始
我就在搞這架即將上市的試模品
當時拿到時只有塑膠套件
沒有透明套件、沒有水貼也沒有說明書
只有幾張原廠公布的組裝爆炸圖
一切得靠自己摸索
還好自己曾改過1/32的模型
而這件產品的原型也是使用我之前製作的1/32霍克三去建模
所以我對產品零件不陌生(雖然有些零件多出許多)
在製作階段因為沒有水貼
所以尾舵藍白條、上下翼面的國徽
甚至機側的號碼都是我自行噴漆
在最後完工階段
廠商寄來了透明的套件、PE以及水貼
由於當時我已完成大部分進度
水貼只使用Curtiss HawkIII字樣、螺旋槳廠徽與引擎牌的水貼
張線沒處理得很好
而為了彰顯大隊長座機的勤於保養
整個機身塗裝沒有做出明顯舊化
甚至刻意用光澤與半光澤表現出金屬材質與帆布蒙皮的效果

40271662774_c048a8b3d9_b.jpg
所謂的鷹三型也就是國人所習稱的『霍克三』。美國寇蒂斯( Curtiss )公司在1923年至1938年間作為旗下一系列單座戰鬥機的名稱。中華民國空軍在抗日戰爭期間就使用過霍克二、霍克三、霍克75、霍克81、霍克87等,寇蒂斯一共生產138架霍克三,其中一架68A型( 編號NR14703 ) 在美國本土作為展示機,1935年則有一架68B型至土耳其展示,1935年至1936年將24架68B型賣給泰國,1936年則賣了68型十架給阿根廷。中華民國政府則是在1936年至1938年間,購買了102架68C型,序號分別為12095-12155、12175-12185以及12726-12755,成為最大的買家!
霍克三是以套件裝箱船運的方式運抵中國,首架於1936年三月19日抵達上海,經滬杭甬鐵路運至浙江省杭州筧橋的「中央飛機製造廠」等地組裝,至1937年開戰前已運交72架。大部份的霍克三經此管道組裝完成後,才撥交給各驅逐部隊。當時由第三大隊第7隊、第四大隊第21隊、第22隊、第23隊及第五大隊第24隊、第25隊接收( 開戰前夕第7隊將其所有的霍克三撥交給第四、第五大隊 )。由於在此之前空軍已使用過固定起落架的霍克二,因此飛行員在習慣上便稱霍克三為「新霍克」。


40271662454_33f895a800_b-1.jpg

霍克三第一次公開在國人面前是在1936年10月30日,為慶祝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將軍五十歲生日,由第四大隊大隊長高志航少校率35架霍克三,在南京市明故宮機場上空編成「中正」二字的空中分列式。同年12月12日發生「西安事變」,又是第四大隊的霍克三首先飛抵西安上空進行示威,並轟炸張學良的東北軍和楊虎城的西北軍。
1937年( 中華民國26年/日本昭和12年)四月,四、五大隊奉命移往江西省南昌的青雲浦機場整訓。七月七日在河北省宛平縣爆發「盧溝橋事件」,由於華北地區戰局吃緊( 七月底北平、天津等地失守 )。八月七日,四大隊進駐河南省周家口,以保衛華北及平漢鐵路。九日,上海又發生虹橋事件,使情勢更為緊張。十日,五大隊大隊部和廿四隊進駐江蘇省揚州,25隊進駐淮陰待命。八月上旬,在南京開會的軍事委員會體認到上海靠近首都的地理位置,以及其為多國租界的國際地位,決定在此投入大量兵力,捨棄華北的作戰計畫,將整個陸、空兵力移往南京、上海一帶,企圖以擴大及延長該處的戰事,引起國際視聽的反應。13日,中國在上海閘北的守軍與日本在上海租界區的海軍陸戰隊爆發衝突,進而引發滬戰!於是當天1400時,航空委員會空軍前敵指揮部發佈「空軍作戰命令第一號」,明令各大隊在14日1600時至1800時應抵達新駐地,其中第四大隊奉命進駐「中央航空學校」所在地的筧橋。

40980783711_96711e3c7c_b.jpg
八月十四日星期六,第五大隊在當天上午九時轟炸長江口外的日艦,只有24隊副隊長梁鴻雲中尉投彈命中敵艦艉部,但駕2410號霍克三的梁副隊長卻在下午的出擊任務中,被日本出雲號巡洋艦的一架中島九五式雙座水機 ( E8N1,森澄夫三等空曹駕駛;偵察員為藤岡與一一等空曹 ) 擊落於距上海市20公里郊外。 就在同一天,早在8月8日就從日本九州鹿屋基地出發,進駐臺灣臺北松山機場的18架鹿屋海軍航空隊三菱九六式十一型( G3M1 )陸攻機( 陸上攻擊機/陸基型轟炸機 ),分為兩批各九架,由淺野 橘太郎少佐與新田 慎一少佐分頭率領,第一批在1250時、第二批在1305時先後起飛,計畫攻擊廣德和筧橋兩地。由於上海東方120 浬的海面上,正好有一個暴風半徑300公里的颱風,打亂了中日雙方原訂的作戰計畫。日本帝國海軍第三艦隊的鳳翔、龍驤及加賀三艘航空母艦的艦載機全都因為狂強的風勢而延緩行動;加上日本人的狂妄自大,在沒有戰機護航的情形下,就讓轟炸機隊直接進入中國境內攻擊。另一方面,第四大隊於1325時左右從周家口起飛,卻也因颱風的肆虐,造成整個大隊進入安徽省蕪湖境內就碰上雲層低壓、氣流不穩的天候,結果21隊、23隊於1540時順利在筧橋落地,22隊卻在安徽省的廣德機場落地加油。13日就先行搭乘福特三發( Ford Trimotor ) 民航機抵達南京開會的高志航大隊長,大約在1520時也來到筧橋等待四大隊機群。在此之前,防空情報電話已告知有敵機朝杭州方向飛來。20分鐘後李桂丹隊長率領的21隊和毛瀛初隊長率領的23隊先後降落並進行加油掛彈,高志航則詢問駕駛大隊長座機的曹世榮,將座機停放於何處,在加油車和人手不足的情況下,便叫曹世榮與王蔭華少尉為其IV-1號霍克三座機搖車啟動,並率先帶領21隊的第一、第二分隊升空迎敵。 40271662084_826d154e5d_b.jpg
1600時抵達筧橋上空的新田分隊就這麼陰錯陽差地與第四大隊機群碰個正著,指揮小隊的新田少佐一出雲層,發電機即遭擊傷,未及投彈便偕二號機脫逃;三號機(桃崎三等空曹及恩地三等空曹駕駛 )雖投彈擊中機場旁鐵道上一輛油罐車,卻也因而暴露自己的行蹤,被高志航逮著,在僚機譚文分隊長( 駕2104號機 )的掩護下,將其擊落,墬毀於錢塘江邊的金門檻(一說為筧橋半山附近)。另外,21隊隊長李桂丹上尉(駕2101號機 )率柳哲生少尉( 駕2102號機 )、王文驊少尉( 駕2103號機 ),合力將第三小隊三號機( 三井一等空曹及森田三等空曹駕駛 )擊落於喬司鎮李家村!而第三小隊二號機(山下及川崎一等空曹駕駛,轟炸偵察員為大串 均三等空曹)被高志航盯住,連續攻擊,中彈73發,左引擎失效,最後勉強飛回台北松山,降落重損,無法修護再用。而高志航的座機右側及引擎也中彈微損。新田分隊七架轟炸機於1905時在松山機場降落,兩架被當場擊落,一架重損。前往廣德攻擊的淺野分隊的運氣也沒好到哪兒去,在1630時左右即將抵達廣德之際,先是碰上躲警報的暫編34隊隊長周庭芳上尉發現其行蹤,以單機衝散編隊,致使轟炸機群倉皇中將十六枚炸彈投在機場旁的稻田中;折返杭州途中,又正好遇上在廣德加完油,繼續飛向筧橋的22隊霍克機群。鄭少愚分隊長擊中第二小隊二號機( 小川一等空曹及才田三等空曹駕駛 ),這架飛機後來撐到基隆社寮島( 今和平島 )附近墬海!淺野分隊在2220時最後一架(共八架)飛機在松山機場落地。中國空軍首戰告捷,不啻令全國軍民為之一振,儘管有兩架霍克三油罄(金安一的2106號及劉樹藩的2105號)迫降,其中劉樹藩少尉更因傷重不治;但國府還是於1940年明訂此日為「空軍節」( 現更名為『空軍勝利紀念日』)。

40271661894_01856d0685_b.jpg
15日,加賀號航艦起飛各式作戰飛機45架,預定以九四艦上爆擊機( D1A1 )16架攻擊蘇州喬司機場、九六艦上攻擊機( B4Y1 )13架攻擊南京、八九艦攻( B2M2 )16架攻擊廣德。由於颱風仍在作祟,九四艦爆抵達蘇州上空時,因雲層濃密,改炸紹興,其中13架來到曹娥機場上空和駐守當地的中國空軍爆發「曹娥空戰」;九六艦攻則是找不到目標地南京,無功而返;而原訂攻擊廣德的八九艦攻也因天候關係,改襲筧橋和喬司。同一天,四大隊原訂追蹤東海的日本航艦並加以摧毀,而五大隊則配合陸軍對虹口的日軍攻擊。結果天剛破曉便發現敵機,高志航決定拆掉掛在翼下準備對付航艦的炸彈,以迎戰來襲的日機。0840時,由岩井庸男少佐領隊的八九式艦攻機隊飛臨筧橋南方,四大隊機群緊急升空,高志航大隊長再展神威,將一架日機擊落於筧橋半山,但他本人右臂也遭一架艦攻機後座槍手射穿,只好忍痛脫離戰場迫降( 先赴杭州廣濟醫院就醫,再到湖北省漢口市治療,最後至江西省廬山休養 )。21隊李隊長在曹娥江上空擊落一架敵機,並與22隊的鄭少愚合力擊落一架,但座機上翼也損毀,不得不退出戰場!王遠波( 駕2107號機)在翁家埠擊毀一架,但卻在降落時損壞座機的起落架。譚文( 駕2104號機)、王文驊( 駕2103號機)、苑金函(駕2108號機)、柳哲生( 駕2102號機)也各打下一架,但柳哲生的座機化油器遭擊中,就近迫降喬司機場,尾隨的日機企圖炸毀座機,幸而躲過一劫。22隊副隊長賴名湯中尉與梁添成聯手擊落日機一架。另外就屬樂以琴中尉(駕2204號機)技術最高超,他一人就打下四架!23隊也有所斬獲,毛瀛初隊長(駕2301號機)、楊夢青、王蔭華(駕2309號機)都各擊落一架!(此役一共打下16架日機,但這項紀錄可能有誤,因為當天出擊的16架八九艦攻中,還有一架倖存者回到母艦)。空戰過後,四大隊奉令調往南京警戒,但此時只剩下21隊3架(2103、2104、2108)、22隊8架(2201-2205、2207-2209)及23隊8架(2301-2307、2309)妥善機,因此由21隊、22隊共11架新霍克前往南京,23隊留在筧橋護衛待修的飛機(IV-1、2101、2106、2107、2109、2206)。

40271661754_d0ec40332c_b.jpg
以陸上為基地的第一連合航空隊木更津航空隊的20架九六陸攻,也在當天0910時自九州大村基地起飛,由林田少佐領隊,在1300時左右抵達中國沿海,1330時由蘇州向西飛,準備攻擊南京。中國方面,南京防空司令部也在此時發現敵蹤,發出警報。在南京附近的空軍部隊紛紛起飛攔截!空戰結果如下:第三大隊:8隊( 使用費雅特CR-32 )擊落兩架;17七隊( 使用波音281型 ) 擊落兩架。第四大隊:21隊李桂丹擊落一架、譚文和苑金函合力擊落一架;22隊隊長黃光漢上尉、鄭少愚、巴清正、吳鼎臣各擊落一架、梁添成擊落兩架。暫編34隊隊長周庭芳擊落一架(一說為擊傷)。16日,四大隊奉命回周家口休養整編;五大隊則奉令在0730時攻擊楊樹浦日本運輸機艦和登陸的日軍,並轟炸上海虹口日軍軍營。24隊隊長劉粹剛上尉(駕2401號機)首開該大隊紀錄,擊落日本水上飛機一架;袁葆康(駕2404號機)也擊落水機一架。日方在上午派出12架九六陸攻分襲揚州、句容。其中6架陸攻尾隨史昌齡的座機(2409號),於1115時來到揚州,這時才剛陸續返回機場的五大隊機群,再度起飛迎敵;此時第一小隊已開始投彈,炸燬停在地面上的2508號機,升空攔截的十架霍克三由於高度仍不夠,因而讓敵機脫逃。但第二小隊來襲時,卻被25隊隊長胡莊如上尉(駕2501號機)盯上,接著又被副大隊長馬庭槐(駕V-5號機)擊落該機(為八月十四日攻擊筧橋的新田少佐駕駛)!1515時,25隊副隊長董明德率六架霍克三前往上海,在1625時抵達目標區對日軍兵營俯衝投彈,遭到地面炮火猛烈攻擊,隊員張慕飛(駕2503號機)座機遭擊中,迫降上海遠東運動場,機體嚴重損毀,所幸人員在日軍到達前,已被百姓搶救離去。

40980780951_c9900deb15_b.jpg
17日,四大隊掩護二大隊諾斯洛普(Northrop Gamma 2E)輕轟炸機出擊;五大隊則是掩護12隊及16隊對上海攻擊日軍地面目標,24隊在完成投彈後,發現數架敵機,傅嘯宇少尉(駕2405號機)先擊落一架戰鬥機,接著劉粹剛隊長在虹口附近也擊落一架轟炸機,但雍沛少尉(駕2408號機)則慘遭擊落!25隊在1125時低空轟炸虹口日軍司令部,隊員閻海文少尉(駕2510號機)座機遭地面炮火擊中,棄機跳傘又落入日軍陣地,最後只好用身上僅有的左輪手槍和包圍的日軍周旋,並留下最後一顆子彈自裁殉國,還被日軍厚葬尊為勇士!由於國府當局認為霍克三是當時最新的主力機種,所以各種大小任務都少不了。在日本新一代戰機出現前,以及轟炸機出擊沒有戰機護航的情況下,霍克三倒也能勉強應付這類任務。20日,劉粹剛上尉在虹口擊落一架戰機,接著又在長江口發現一架水上雙座偵察機,硬是將其擊落在母艦旁才罷手。21日,木更津航空隊的15架九六陸攻在林田少佐與曾我少佐領隊分襲徐州、揚州。在警報發布過於倉促下,僅有少數幾架霍克三來得及起飛,結果在地面上的V-4、V-5、2506及2513四架霍克三遭炸燬。但在空的霍克機群仍然擊落四架日機(劉依鈞駕2501號機、董明德駕2511號機、宋恩儒駕2512號機、袁葆康駕2402號機,各擊落一架)。22日,四大隊協同五大隊執行轟炸余山海面的航艦,卻在寶山附近遭到龍驤號航艦起飛,由金子正大尉率領的九五式艦戰(A4N1,艦上戰鬥機)攻擊,2404號、2405號遭擊傷,而總領隊的四大隊代理大隊長王天祥上尉(原第三大隊副大隊長調任)被擊中身亡。23日,三、四、五三個大隊前往吳淞口、寶山一帶轟炸登陸的日軍,遭遇敵機。劉粹剛、賴名湯各擊落一架,袁葆康(駕2409號機)則擊傷一架,但我方也損失兩架波音機。24日,日軍改變作戰方式,木更津航空隊夜襲南京,6架九六陸攻從濟州島出發,在2130時抵達南京上空,摧毀了地面上V-2、2403號霍克三及一架福克武夫FW-44。25日,暫編卅四隊隊長周庭芳,率機三架(霍克三)在上海上空遭遇日本九六艦戰機(A5M)四架,結果擊傷敵機兩架,我機一架(王志愷駕駛的2304號機)遭敵擊落。這十來天的戰鬥使得霍克三損傷過多(至少14架霍克三全燬),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26日起四、五大隊終於打破建制,混合成兩組人馬輪番上陣,共同使用所有的飛機。27日,木更津航空隊的九六陸攻襲擊南京,不但投彈未命中目標,還被23隊呂基淳分隊長當場打下其中一架。然而空軍最大的威脅還是來自航艦上的戰鬥機。隨著戰事的延長,國軍飛機因耗損且無補充,而使數量急遽下降,再加上日機後援源源而來,使國軍飛機的出擊開始捉襟見肘!



40271661344_e9b401b7e4_b.jpg

原屬九大隊26隊在28日大隊遭撤銷後,奉命將殘存的A-12 許來克攻擊機交給27隊,由隊長王漢勳率隊前往江西省南昌市接收霍克三驅逐機。距高志航打下第一架日機才半個月,妥善機數量大減。九月份,國軍驅逐大隊偏向不主動出擊,將戰力保留為要地防空。日軍大批換裝新銳的三菱九六型艦上戰鬥機,使國軍的霍克三機群陷入苦戰。九月4日,四大隊23隊毛瀛初隊長率九架霍克三在羅店上空,遭遇到加賀號航艦起飛,由中島 正大尉領頭的兩架九六式艦戰,結果鄭少愚駕2209號霍克三被擊中,迫降於楊林口,機毀人傷;而喬志雲的2409號機則迫降於無錫,機損人傷。7日,九六艦戰掩護轟炸機進襲廣德,五大隊25隊賴名湯副隊長率機升空攔截,呂基淳臀部中彈迫降南京,而賴名湯的座機中彈15日配備霍克三的29隊納入「駐粵空軍指揮部」麾下,擔負廣州地區空防任務。18日,國軍為報復五年前的九一八事變,由四 、五 、六大隊輪番攻擊上海日軍根據地,結果22隊李有幹少尉(駕2506號機)遭高砲擊落。翌日,日軍為了報復昨夜國軍的夜襲行動,大舉出動九六艦戰、九六艦爆(D1A2)及九五水偵(E8N1)等45架進襲南京!四、五大隊各派8架霍克三,三大隊5架波音281及2架費雅特CR.32升空迎敵,擊落4架敵機,我方代價則是3架霍克三(劉依鈞駕2512號棄機跳傘、楊吉恩駕2306號跳傘、戴廣進駕2509號遭擊落陣亡)與三架波音機被擊落,四架霍克三(鄒賡續的新1號、劉宗武的2101號、董明德的2404號及吳鼎臣的2102號)受損。隔天日機再度進襲,我軍三個驅逐大隊卻只能湊出9架霍克三和2架波音機應戰。儘管如此的敵眾我寡,一場惡鬥下來,劉粹剛(駕2202號機)仍能打下一架、打傷一架日機。而袁葆康的新2號與樂以琴(駕IV-1號機大隊長機)也各擊落一架敵機;劉隊長座機也和另外兩架中彈受損。鑒於國軍飛機在作戰中大量耗損,九月21日,航委會下令四大隊將剩餘的霍克三全部交給五大隊使用,由五大隊留守南京警戒,四大隊則準備前往甘肅省蘭州市接收俄製驅逐機。同一天在廣州方面,鳳翔號、龍驤號航艦起飛15架艦爆、三3架艦攻和15架艦戰在清晨大舉來襲,29隊隊長何涇渭率7架霍克三升空,30分鐘苦戰後,譚伯勤分隊長(駕5239號機)被擊墬陣亡、關孟祝(駕5232號機)灼傷跳傘後來不治,而龍驤號有五架艦戰受損,回航時迫降;中午日機再度來襲,這次是六架艦爆、三架攻擊機和9架艦戰出現,29隊僅存的5架霍克三再度迎敵,結果鄧仲凱(駕5231號機)棄機跳傘。


40271663084_ee82e9ff2f_b.jpg
十月份,傷癒重返戰場,並升任空軍驅逐司令(大概類似德國空軍的『戰鬥機兵種司令』)兼掌第四大隊大隊長的高志航上校,提出了將霍克三輕量化的構想:拆除副油箱、副油箱整流罩、炸彈架和落地燈,以便和靈活見長的九六艦戰決一死戰。7日,日機攻擊廣東省英德附近鐵路,使用霍克二的28隊與使用霍克三的29隊共同迎擊,雖擊落兩架敵機,但我方領隊陳順南分隊長(2909號霍克三)、28隊黃元波中尉(2807號霍克二)被擊落陣亡,另有多人負傷(周靈虛駕2809霍克二迫降、陳其偉駕III-1霍克二迫降)。12日南京上空爆發空戰,先是上午擊落兩架水偵,但袁葆康的2404號和日機對撞受損迫降;下午日機又捲土重來,這次高志航(駕IV-1)、17隊隊長黃冸揚(駕1706號波音機)和劉粹剛各擊落一架九六艦戰,尤其是劉粹剛駕2401號座機擊落日機的經過,更是被在地面上觀戰的妻子許希麟親眼目睹。不過曹芳震(駕2107號機)卻被擊落陣亡,另一架波音機(黃子霑駕1707)也受損迫降明故宮機場時斷成三截。 14日,航委會下令二、五、六、八大隊,晝夜攻擊上海高爾夫球場及公大紗廠。然而日軍先派出飛機攻擊南京大校場機場,升空攔截的劉粹剛和7架霍克三與護航的戰機交戰,8隊的張韜良(駕2207號機)與7隊的范濤(駕2102號機)遭擊落陣亡,陳有維隊長(駕2205號機)則迫降徐州。21日,宋恩儒(駕2501號)單機偵察吳淞、寶山間的機場,卻還是躲不過日機的襲擊,受損迫降。24日,17隊鄧正熙駕2501號機卻因發動機故障,迫降溧水,機損人傷。


26109933867_e392c6fd87_b.jpg
26日,由於山西省太原附近戰場情勢危急,航委會下令劉粹剛率領三架霍克三(分別為張慕飛、鄒賡續與徐葆畇)趕赴支援,並令其先飛抵洛陽,再由熟悉航線的雷炎均領隊飛太原;劉粹剛於0700時率隊自南京起飛,0930時飛抵漢口落地加油並稍作休息,1130時再度起飛,於1325時抵達洛陽,然而卻因雷炎均為晚一期的學弟,劉粹剛顧及面子在沒有雷炎均領隊下,於1615時獨自率機隊由洛陽起飛,卻因暗夜兼天雨致地形不熟,最後這位生前以霍克三擊落13架各式日機(官方核定數為10架,曾獲頒七星序獎章及二等宣威獎章),未曾在空戰中被擊落或負傷,被譽為「中國天空的紅武士」的劉粹剛,駕著2407號霍克三,撞毀在山西省高平縣西南角城門上的魁星樓,壯烈成仁,年僅24歲!周賡續與徐葆畇則因油罄棄機跳傘,機隊中僅張慕飛一人,於2045時折返洛陽。劉粹剛殉國後,五大隊一時間居然沒有飛機可出勤!



26109933027_5d06d15e69_b.jpg
到了11月1日,才修復了IV-1、IV-2兩架霍克三,但都直接飛往漢口,這也是往後從南京修復的各式飛機撤出的模式。12月初在漢口集中的霍克三只剩IV-1、IV-2、V-3、V-14、2109、2204、2205、2303、2307、2508等十架,是上海南京保衛戰的倖存者,全部交給五大隊。12月9日,日本15架九六陸攻和8架九六艦戰進襲南昌,26隊王漢勳隊長率四架霍克三升空迎戰,擊落一架九六艦戰,但也損失3架,包括周光彝中尉的2604號機與29隊新任隊長林覺天的霍克三。1938年初,各隊開始接收俄機,預定換裝霍克75的25隊卻因來不及接收,一直到7月9日完成換裝才捨棄霍克三不用。然而訂購的霍克三仍陸續交機中,空軍便將這批飛機撥交給遷至雲南省昆明的「空軍軍官學校」(中央航空學校於1938年七月一日改稱)擔任高級教練機。9月28日,日機進襲昆明,教官周庭芳和姚傑各駕一架霍克三,黎宗彥駕霍克二迎戰,一共擊落三架日機! 1940年6月,四大隊負責陪都重慶市的空防,下轄21、22、23及24四個中隊(我國空軍編制,大隊下轄隊,至1939年8月1日才改制為中隊),均使用續航力較短的俄機,為了應付日機日夜輪番的轟炸,由22中隊從官校接回九架新霍克(22中隊先接回機號64、66、67、68、69、71、75、78與81號等九架霍克三,其中有序號P-5682、P-5683、P-5687,並至少在1940年5月21日至5月30日出勤;7月4日以後這九架飛機可能改漆機號為2214~2222,參考空軍戰鬥要報資料推測),利用其續航力長的特性,專門負責夜間索敵;6月下旬交給劃歸四大隊指揮的18中隊使用,到9月份也消耗殆盡!仍在使用霍克三的單位是空軍官校驅逐組(即今之戰鬥飛行組)。
40980780681_8bbd4e69d7_b.jpg
1940年10月7日,日本海軍第15航空隊的27架轟炸機,在7架零式戰鬥機(A6M)的護航下攻擊昆明,驅逐組組長李向陽率11架霍克三和4架 I-15bis迎戰,結果霍克三和 I-15bis各有一架被擊落,而包括李向陽在內的三架飛機均中彈迫降。等到美國租借法案通過,大批美援抵華後,霍克三這型筧橋神鷹便消失在中國天空的歷史洪流之中!



40980780391_a076a0366e_b.jpg
而這架IV-1號大隊長機的最後下場則是在1938年1月4日漢口空戰,由第二十五隊分隊長宋恩儒駕駛本機和日本海軍航空隊的九六艦戰混戰被擊落,機毀人亡。


参与人数 4铜币 +150 收起 理由
豆芽菜 + 30 支持
红公爵 + 20 很好,支持!
A模术 + 50 感谢分享
ncws + 50 支持

查看全部评分总评分 : 铜币 +150

发表于 2018-4-3 05: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棒的题材,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07: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08:3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说,到底谁是抗日中流砥柱?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09: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详尽的史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09: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漂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0: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dell007 发表于 2018-4-3 08:38
再说说,到底谁是抗日中流砥柱?

不分派别的中华儿女

PS:心存感恩,不谈郑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0: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光大再次送來珍貴的抗戰史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1: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顶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3: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A模术 发表于 2018-4-3 10:47
不分派别的中华儿女

PS:心存感恩,不谈郑智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下一页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z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模型岛 ( 苏ICP备14025939号|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